All Posts

从 RunC 聊起

过完年休假回来的一天,刷到一条新闻,说 RUNC 有一个致命的漏洞: cve-2019-5736,需要及时更新 Docker 来解决,让我很诧异。Docker 不是直接构建在 Linux 之上的么?怎么还有这个叫作 RunC 的什么事?于是我就顺便找了找相关的信息,发现自己的知识有点落伍了,Docker 的发展完全可以跟大前端圈子匹敌了,都快学不动了!这其中得发现也是千丝万缕的联系,各种爱恨情仇,利益纠葛,完全都可以写一部小说了,名字就叫《鲸鱼奇遇记》,不过经过一年多的大浪淘沙之后,似乎也稳定下来了,Google 的 Kubernetes 力压群雄完成了这场容器变革。

SNMP 的一些知识

最近因为工作需要已经看和使用 SNMP 有那么一段时间了,有一些基础类的知识感觉可以抽离出来做个备忘,免得忘记了。

CentOS 下使用 runC 错误解决

一个在 CentOS 下编译 RunC 的错误解决

GitHub OAuth 验证登录

自己开发一个账号体系是一个很重复且无趣的功能,但是用户系统又不能没有,在这样的背景下就有了很多方便快捷的实现,而本文就尝试以 Github 授权登录的方式来介绍一种方便快捷构造系统账号系统的方式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

Go GRPC 实战入门 07: FAQs

在前面这么多篇的介绍中,相信你已经对 GRPC 已经有一定的了解了,并且也已经能够应用到现实的业务中了。但是,前面因为着重于介绍 GRPC 的功能,对于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没有展开来描述,所以这一篇收尾文章就对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进行一个总结,希望能够有所帮助。

Go GRPC 实战入门 06: GRPC Stream

在第 5 篇写 Interceptor 中,我介绍了可以横向纵向将 Interceptor 分为 Unary 和 Stream 的,但是并没有细说他们之间的区别,所以这篇文章中我准备向大家介绍一下如何编写 GRPC 中的 Stream 服务,同时也会举几个例子来展示一下 Stream 的基础用法。

Entrypoint 和 CMD in Docker

在使用 Docker 的时候,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当我们敲下 `docker run` 之后,Docker 是怎么处理的?在以前我是没有想过的,但是在后来我看过一本讲关于 Docker 实现的书之后有了一些认识,可以认为是 Docker 在后台跑了一个进程,然后这个进程在执行你的程序,但是怎么执行这个进程也是很有讲究的,本文就将从 Dockerfile 的角度出发来进行一个了解。

Go GRPC 实战入门 05: Interceptor 的实现

在前面 4 章我们已经从零开始编写了 Grpc 的服务端和客户端,并且还加上了认证功能以及客户端失败重试等特性。在第 3 篇和第 4 篇我们都是介绍如何使用 Interceptor 的,但是我们也仅仅是使用,在使用完前面的 Server 端和 Client 端的 Interceptor 之后,可能很多同学已经迫不及待得想知道 Interceptor 要怎么实现了,而且上周我又跳了一篇 Docker 相关的文章,所以今天我必须要来聊下怎么实现 Interceptor 了。

Docker 中 link 机制探索

可能最近在关注我博客的同学会隐隐猜到今天我可能会更新 GRPC 系列的第 5 篇,但是,很遗憾,我没有。尽管我没有更新这个系列,我也不希望让对我博客内容有兴趣的同学失望,所以我先小小透露一下下一节我就要介绍 Interceptor 的实现了,有没有很期待;同时,这一篇文章肯定也不能太水,所以我决定来聊聊 Docker 的一点小知识—关于 link 的一些内容。

Go GRPC 实战入门 04: GRPC 失败重试

在前面三节中,我已经介绍过了如果从零开始,编写 GRPC 的 Proto,编译成可以直接编写业务代码的脚手架,然后在上一节中我介绍了如果通过 GRPC 的服务端的 Interceptor 来做鉴权处理,这是服务端的,除了服务端,客户端也有类似的 Interceptor,而本文就将介绍客户端的处理。